MMBOX聊天網 UTHOME官網
A片網站 情趣用品

Tokyo-Hot東京熱無修正アダルト動画配信サイ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09|回复: 0

[情色文学] 被蜘蛛咬了

[复制链接]

934

主题

934

帖子

312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128
发表于 2018-7-3 17: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蜘蛛咬了


一切故事的開始,是在某個沼澤邊,湯米給蟲叮了一下。

那是在他八歲那年的某個傍晚,那時,湯米正幻想自己是個了不起的超級間諜,正在侵入敵人的電子繫統,一個想像中的女間諜,為他的翩翩風采所傾倒。

這白日夢是那麼樣的迷人,卻在夢想道最高峰時,沒注意到那支大得異常的昆蟲蜘蛛。

這支昆蟲蜘蛛正躺在湯米必須經過的圓木上,當湯米踫到它的時候,它馬上對湯米有了反應。

「啊啊啊~~~~~!」他慘叫出聲,把『間諜不可對痛苦有反應』的界條拋到九霄雲外。

這是個陷阱!他中了埋伏。

敵人早知他要來,自己中了埋伏英雄不喫眼前虧,先走為妙。

想像後面正有數以百計的敵人呼喊追趕,他按著受傷的手臂狂奔回屋裡。

湯米穿過門簾,看見媽媽正在廚房裡忙著。

媽媽的樣子還是那麼年輕美麗,看起來不會超過二五芳齡,湯米是媽媽在中學時懷的身孕,但爸爸已經為他們母子作了最好的準備了,直到去年的那場意外「嗨!媽咪。湯米大聲打著招呼。

她瞥向兒子搖晃中的手臂,給予一個擔憂的目光。

媽媽繼承爸爸的股份,現在是一家貿易公司的總經理,管理眾多男性員工。

周六,她不用上班,而當她在家的時候會把兒子看得更緊。

今天是星期六,這小子果然出紕漏受傷。

「你在搞什麼鬼?」媽媽一面問道,一面立刻放下手邊工作,跑過來檢查傷口。

「喔!這沒什麼啦,給一隻蜘蛛咬了。湯米揮動手臂,表示毫不在乎,媽媽卻抓著他的手,小心檢查。

她吻了吻兒子的額頭。

「在哪裡被咬的?」「從門口那片樹林往外出去,大概接近那塊沼澤的地方。

這根本沒什麼嘛,不是嗎?」「我以為我告訴過你,別靠近那個廢棄的化學廢料傾倒場。媽媽的臉色不太好看。

「噢!媽咪。

這隻不過是被咬了一下,很快就會好的,沒什麼大不了啦。「你老是這樣我實在應該把你屁股打得開花纔對的。

別的孩子早該過了這種調皮的年紀了。媽媽嘆了口氣:「要教養一個沒有爸爸的八歲孩子,媽咪也很累啊。說著,一滴晶瑩淚珠,出現在媽媽眼角。

「爹地不在了,我也很難過,媽咪,我愛你。「我知道。媽媽伸手拭去淚水,「湯米,媽咪今晚有事要出門,晚一點那個漂亮的年輕小姐,麗莎,會來照顧你。「噢!媽咪,我不要褓母啦。

你不是說我已經夠大了嗎?拜托啦,媽咪!」湯米並不是真的很介意麗莎,她總是令人興奮,在他看來,她真是一個美人。

如果有機會,說不定他可以放一卷他精選的錄影帶。

「我愛你,孩子,我不能冒任何的險,她會在六點以前來,你到時候最好乖一點。媽媽拍拍湯米的頭發,繼續回去作剛剛被打斷的廚房工作。

完全忘了他的間諜遊戲,湯米溜回自己房間,鎖上門他抽出瞞著媽媽偷弄來的色情雜志,看著書裡一個個露奶光屁股的金發女郎,他開始猜想,媽媽是不是也像這些女人一樣?不曉得,但是,他知道麗莎一定是。

時間過去,結束了一段爽快的「閱讀」之後,湯米發現已經差不多是麗莎該來的時候了,他不想錯失掉看她的機會,縱使這女人是來管他的。

湯米走進浴室,想在麗莎來之前,把自己的外表整理一下,在鏡子裡,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眼睛隱約閃爍著紅光。

算了,也許這隻是自己的錯覺!他集中精神,回想起有關麗莎的種種印像,麗莎在今年秋天剛剛考上大學,她就像那些巨乳色情雜志中的模特兒一樣美,甚至更美。

一雙修長平滑的美腿,讓她擁有幾乎五尺八寸的身高;一對渾圓柔軟的92F巨乳,還有一張可以迷死人的天使面孔。

完美的鵝蛋輪廓,褐色的雙眸,如同雕刻師巧妙雕鑿的秀、小口,放在他從未在其他人臉上見過的完美位置,朱唇極具美感,幾乎總是保持翹著,令人焦躁地想要嘗嘗看。

她可愛的黑發,無論什麼時候踫到都是那麼樣的柔軟動人。

「湯米!」樓下傳來媽媽的聲音,他趕緊攀下樓梯。

媽媽和麗莎正站在門口。

媽媽看起來也很美,頭發纏了一個法式辮子的發型,貼身短裙完全呈現了雙腿的優點,一件低胸上衣,隱約露出比他印像中更豐滿的美麗胸房。

湯米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望向麗莎,媽媽和她正在談論本月結算的薪水。

麗莎穿的是牛仔褲,隱藏住一雙令他欣喜的修長美腿。

但她的胸部包裹在一件淡藍色小可愛胸衣中,碩大的乳房,撐得小可愛輪廓畢露,乳頭幾乎裂衣而出,看得湯米呼吸困難,他相信,所有男人都會盯著這對超級乳房流口水。

俏麗的黑發扎成馬尾,以一個優美的弧線滾過頸後,當她點頭同意媽媽的意見時,再散成許多波浪彈回,洋溢著青春的生命力。

「湯米,媽咪可能會回來得滿晚的,布魯斯先生和我會在晚餐後再去看場電影,你在家裡要乖乖的喔。媽媽揮手道。

湯米緊盯著媽媽,看著她一路遠去,緊裹在衣服裡的背影。

他以前怎麼都沒發現媽媽身材這麼好?可惡!媽媽一定在想今晚要和布魯斯先生作些什麼!「好了,湯米。我要去看一會兒電視,你要什麼東西嗎?」對湯米而言,麗莎的甜美嗓音無異天籟。

「唔,沒有。湯米將眼睛鎖上一雙水晶般的明亮褐眸,試著拿平常用的藉口去纏住她,他不想要隻是溜回後面樓上,一個勁地作著他最愛的白日夢。

「我們找點事作怎麼樣,像是像是玩個簡單的撲克牌?」麗莎的眼神忽然籠罩上一層薄霧表情獃滯了好一下子,然後,她微笑起來,點點頭。

「好啊,撲克牌也很有趣,我很拿手呢,你等一下,我去找撲克牌。她走到櫃子旁邊,找出媽媽放在那邊的撲克牌。

呃?這真是奇怪,他的請求已經幾乎變成一個丁式,他每次會問,而麗莎也總是微笑著說不。

她通常會告訴他,去做些小孩該做的娛樂,等媽媽回家。

那份微笑幾乎總要令喜悅得他熔化,卻又因為被拒絕而大受傷害。

但這次她說好十分驚訝,或許還險些給這份驚喜嚇得暈過去,湯米到客廳坐下。

地氈很柔軟,場地也寬闊的可以玩場撲克。

此外,假如他能想出某個法子貼近她懷裡這裡也是個不錯的躺靠地方。

麗莎回來了,手裡拿著撲克牌,她對於自己這次的改變,似乎不怎麼覺得困擾。

麗莎跟著坐在地毯上,兩腿渾沒戒心地交疊著,隻要身體稍稍移動,一雙巨乳便在胸衣內抖出劇烈波濤。

她似乎忘記了這麼做對湯米的影響,每一陣乳波晃動,就在男孩兩腿間造成另一陣抽痛。

「喔!」湯米含糊地悶哼一聲。

「你不舒服嗎?」麗莎真切地關心問道。

她知道,當父母不在家時,孩子生了病,對褓母而言有多麻煩。

湯米顯而易見的傾慕舉動,還不至於令她困擾,但假如他生病,今天晚上自己將會非常難過。

「沒問題。他迅速地回答,努力克制目光不再去死盯著她的胸部。

湯米希望麗莎覺得自己有男子氣概,而不是病厭厭的,當下便直直坐起,挺起胸膛。

麗莎發牌,他們開始玩起大老二。

玩沒多久,湯米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每一次,兩人目光相觸,麗莎就會做一些獃事,譬如連拿兩次牌,他有些迷惘這是為什麼。

奇怪的是,她居然同意說這樣玩比較快。

眨眨眼,他想起來自己的眼睛在鏡子裡泛著紅光。

他決定實驗看看,試試當兩人目光交接時,自己的話對麗莎會不會有影響「你應該丟掉黑桃A纔對。當兩人目光再次相觸,他直接提出建議。

他知道她有這張卡,而她似乎也知道他要它。

一個茫然的表情之後,麗莎輕輕地點了點頭。

下一輪,她再次被要求丟出黑桃,湯米張大了口,趕忙將牌湊成一雙丟出,贏了這一回合。

麗莎看來有幾分厭惡、不愉快,莫可奈何地甩了甩手。

「唔。湯米又對上她的目光,努力地用這種方法來贏牌,樂此不疲,他甚至感覺到有紅光反射在麗莎的褐眸裡。

突然,湯米有個念頭,他道:「嘿!我們來玩玩脫衣大老二怎麼樣?」麗莎搖搖頭,好像脫離了控制,然後她盯著撲克牌。

「我我想我們玩一般的大老二就好了,我男朋友不會喜歡你這主意的,你媽媽也不會答應的。麗莎一面拒絕,心裡卻不明白,為什麼腦裡不停地有個聲音,勸說這提議其實很有趣。

她可一點都不認為去滿足這小鬼的欲望是件好事。

湯米又將眼睛對著麗莎「你現在很想要好好地看清我的眼睛。他低聲耳語,聲量剛好足以讓她聽到,卻不大聲。

湯米試著讓自己的聲音有節奏感,充滿誘人的催眠力量。

他覺得使用這種奇異的引誘力,要一個更深沉的聲音。

「我是的你的眼睛很好看」麗莎陷入昏沉,她已經迷失在那兩潭朦矓的紅色池沼中了。

湯米很驚訝,他記得以前讀過有關於催眠術的種種現像。

就在突然間,他居然可以對麗莎這麼做,而她好像隻能輕微的反抗。

書裡面對這種東西有什麼限制呢?管他的只要現在能控制住麗莎就好了!他真的好想要讓麗莎脫光那些討厭的衣服。

「當你的眼光再移向別處,你將會忘記你有男朋友。「是的,我我會忘記羅傑。麗莎點著頭,卻沒有把眼光移開。

湯米開心得大笑,肯定麗莎已經受到某種未知魔力的控制了。

某種屬於他的神秘魔力。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超出他的理解力,但他一定會想出個完美的使用法的「你不用擔心我媽咪,她會很高興知道你喜歡上我。「是,高興很高興。麗莎完全在控制之下,她原先的甜美嗓音,現在聽來沒有半絲生氣。

「你想要和我玩脫衣大老二。「我想要不,不行,那是不對的!我我想要」她試著搖頭,但馬上又被鎖住目光。

「你喜歡和我玩脫衣大老二。湯米重申道。

「我喜歡和你玩脫衣大老二。麗莎終於讓步,似乎還有些奇怪,自己剛纔為什麼會嚴拒。

「當我看向別處,你仍然會照我說的做,知道嗎?」「遵命。麗莎眼睛裡忽然一片空白,把湯米嚇了一大跳,急忙移開目光,讓麗莎回覆神智。

她快速地丟下手中牌,另外再取一份,彷佛這全是她自己的主意。

「好吧,願賭服輸。她微笑道:「輪一次就是一件衣服,對吧?」「聽起來對我有利。湯米微微一笑,知道馬上就可以看到,以往隻出現在夢中的麗莎胴體,他對於怎麼能塞進小可愛的大乳房很感興趣。

湯米期望她馬上脫下,不過,似乎還有更好的方法。

「到你了。麗莎道。

湯米很快地贏了接下來的第一回。

麗莎毫不遲疑,拉下鞋子。

第二回合是麗莎贏,湯米失去腳上的鞋子。

下一回又是他,接著再輪到麗莎

很快地,女方隻剩牛仔褲與小可愛胸衣,男方也隻剩下身上的褲子。

當湯米再贏一回,麗莎臉紅了起來,考慮一下身上的衣物,她決定用牛仔褲抵帳。

少女輕巧地站起身來,拇指伸入牛仔褲的腰部,解開扣子,往下拉一些。

然後,她解開拉鏈,慢慢下拉臉上似笑非笑的,注意著湯米的反應。

一條令人屏息的長腿從褲裡抽出,展露出麗莎因為慢跑而鍛鏈出的結實肌肉,動人的曲線。

湯米眼睛直盯著往上看,直到大腿根處的那件粉紅內褲,幾根纖細的卷毛從邊緣隱約露出。

「喜歡我的腿嗎?」麗莎小聲問道。

男孩硬地點點頭,伸出手去接觸一雙玉腿,但被麗莎揮開。

「嘿,這是一個遊戲,可遠觀不可褻玩。臭著臉湯米鬧了一會兒情緒,然後,他想起自己可以控制規則。

隻要他想要,任何時候都能改變。

湯米決定等待,等下一回合中再脫掉麗莎的胸衣,慢慢的讓她脫光也不錯。

「你的牌。湯米道,這一回合,男孩脫掉褲子,身上隻剩下唯一的白色內褲。

湯米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知道女孩子們喜歡看什麼,不過他決定繼續下去。

下一回合是他贏。

天堂很快就要出現,那對給緊緊裹著的巨乳終於就要脫出束縛了。

麗莎站起身來,轉過身背向湯米,斜斜地瞥向肩頭,慢慢地尋找小可愛底端的蝴蝶結。

解開後,用一支手扶住衣服不讓它掉下來用另一支手解開了脖子後面的另一個蝴蝶結。

她轉回身,手臂遮住重要的地方。

湯米有些失望,麗莎微微一笑,把手移開。

「哇!」惡作劇的一聲尖叫中,少女雪白渾圓的乳房,躍然在跳動湯米眼前。

她放蕩地享受著脫衣後的輕松,湯米的話已進入麗莎潛意識底,就像她自己的念頭。

湯米目瞪口獃,隻是瞪大眼睛看。

這是他看乳房看得最近的一次了。

嬌嫩的乳蕾,因為突然的涼意而硬起隨著麗莎的動作,乳房抖動出一陣陣波浪。

她下意識地輕輕搖擺,隨著湯米眼中明顯的企圖而動作。

「把內褲也脫了吧。湯米道。

「不行,遊戲還沒玩完呢。麗莎拒絕。

「沒問題的。湯米放低聲音,「這也是遊戲的一部份,把內褲脫掉吧!」「我,不行,我」麗莎又轉過頭,努力地和自己奮鬥。

湯米的控制會在適當地方起作用,而她立刻回應了命令。

再一次地,麗莎的拇指勾住褲帶,小心地讓內褲滑下她的腿,渾圓的臀部暴露出來,當她彎腰褪下內褲時,雪白的屁股就像一個最完美的心形。

也就在麗莎彎腰的同時,稀疏的蜷曲恥毛出現在她腿間深處。

「你不幫我把內褲脫掉嗎?」「不要,我想我應該穿起衣服,新聞新聞時間到了。湯米登時醒悟,暗罵自己怎麼會笨得讓她來做決定。

事情還可以變得更好,可是,到底該怎麼做呢?他想起樓上那些雜志中的婦女投書,那些女人說她們喜歡什麼呢?如果讓麗莎覺得情欲蕩漾,也許「你現在覺得自己非常饑渴。湯米道:「你要紓解,對不對?」麗莎開始有了一些動搖,褐色眼眸一片茫茫然。

可是這次有些不同,好像令她精神恍惚的根源是來自心底,而非外部命令。

「喔」她喃喃低語,「嗯!我」「你現在很想要我踫你。來求我吧!」「哦!湯米。

我不能那麼做,我」麗莎的聲音,因為難以克制的情欲而戰栗,她緊閉著眼睛,下巴抵著右邊肩頭,不敢抬頭。

「湯米,拜托,我要你的撫摸。湯米微微一笑,伸手觸向身前那早已汗流夾背的少女胴體。

地睜開眼睛,然後又閉上,主動挺起胸部尋求熾熱的愛撫。

小小的手掌,根本抓不起92F的大奶,湯米可以感覺到充血的乳蕾,正在手掌下怯生生地綻放,驚奇與敬畏中,他以口唇膜拜著雪白巨乳。

在這之前,湯米從沒有機會接觸一雙真正的乳房。

帶著幾許狂喜,他輕輕揉弄如棉花般柔軟的乳房,愛撫一個真正的少女胸部。

每一刻,男孩心中又是驚訝又是喜悅。

麗莎隨著每一記愛撫而顫抖,充滿熱力的掌心彷佛有電,令她每一寸被接觸到的肌膚漸漸覺醒。

很快地,麗莎的身體因為流汗,染上了一層嬌艷光澤。

湯米停止動作,知道如果再繼續下去,一定會弄濕地板。

「接著,你到我腿間」湯米的聲音因為喜悅而急促,「把我的雞巴放進嘴裡。『雞巴』這字眼,他是從那些色情雜志裡讀來的。

期待了好久,他終於讓麗莎玩起他的「大老二」了。

湯米等著去感覺少女嘴唇的接觸,心裡緊張得不斷挪動著身子。

「我不要把那個髒東西放進嘴裡湯米。麗莎依然會反抗他的命令。

湯米大受打擊,為什麼她沒有照命令去做呢?他含糊地記起,有些人們平常不願做的事,即使在催眠狀態之下,他們也不會願意做的。

湯米試著去想個辦法,慢慢地,一個主意出現在腦裡。

他記得有一次,在看到麗莎吸吮冰棒之後,自己整整一個晚上都在幻想讓麗莎吸自己的雞雞。

冰棒在她口裡進進出出,舌頭感受著那份冰涼觸感。

也許可以用這方法令她就範!「跪在我前面。麗莎依言跪了下來,因為湯米站著,看來還比她高。

湯米握著軟縮的陰莖,讓麗莎注意到。

「你看到了一根冰棒,甜美多汁的冰棒,它是你的最喜歡的味道。

你想要吸這根冰棒,伸出手來握住它這不會凍到你的手。麗莎將手伸向陰莖,就好像非常愛惜一樣,緊緊的握住,非常緊,太緊了「唉,你的動作要輕一點。湯米抽搐著臉,喫力道:「假如你輕輕的擠壓冰棒,就會有甜美的果汁流出來。「喔!我的冰棒。當麗莎嘗到冰棒味道,臉上立刻露出疑惑的表情。

「現在,為了遊戲的樂趣,我們叫這根冰棒為『雞巴』,懂嗎?但你自己知道這真的是一根冰棒。「我正握著你的雞巴。麗莎呢喃道。

「你喜歡吸我的雞巴嗎?」「非常喜歡我喜歡冷而多汁的雞巴。她慢慢地將龜頭吞入口中,在嘴裡吸吮起來。

「老天!」這是湯米唯一想到的念頭。

「嗯唔嗯!」少女喉間發出奇怪的聲響,溫膩小舌纏繞住龜頭,就像她那天吸吮冰棒一樣,柔軟淺粉色的唇瓣,一次又一次地緊箍住雞巴的尖端。

湯米開始隨著吸吮而挺動腰部,進進出出,當麗莎開始舔起來,湯米更加用力。

「雞巴冰棒嗯麗莎愛湯米的小雞巴」突然地,他覺得全身的熱能一湧入腿間。

「喔喔喔喔喔!」湯米大聲呻吟,「喔!呃!」高潮的脈動,從兩腿間直衝陰莖頂端,一股精液噴射向前方正在吸吮的女孩。

麗莎欣喜地搶著吞下,一種想像中的冰棒味道令她喜不自勝,意猶未盡地捧著肉棒,使勁猛吸,不堪索的湯米就像觸電一樣,渾身哆嗦。

「你現在可以不要再吸雞巴了。湯米喘息道。

「但它嘗起來實在太好喫了。麗莎抿抿嘴,又吸舔起來。

出乎意料,這連續的接觸,令他再次硬挺起來。

通常,當他一面看雜志,一面手淫時,陰莖一但軟下,就會一直保持那樣。

「你還可以再舔個一兩下,然後你會覺得非常饑渴,要我進入你體內。「喔!我不嗯,是的,讓你進入我體內,將會非常的好!」她承認道。

麗莎的舌頭連續將肉棒舔淨,直到她確定自己沒有漏過任何一點一滴。

「給我躺下來。湯米道:「讓我看看,你是怎麼手淫的。麗莎躺在地氈上,大張著四肢,神迷意亂地瞧著眼前八歲的男孩。

湯米感覺自己的要又竄起來了,他跪在她的腿間看她的手指進入蜜穴搔動,另一手移向一邊乳蕾,連捏帶掐,逗弄著粉紅色的嫩肉。

麗莎試著去舔自己的乳頭,成功了,將乳房納入口中吸吮。

「喔!」她呢喃幾聲,將頭仰起休息一陣,跟著又低頭繼續。

弄兩瓣腫脹的鮮紅陰唇,動作越來越激烈;她的臀部開始滾來滾去,因為明顯的情欲而不住搖動。

「麗莎,幫我,幫我進到你身體裡面。湯米試著把陰莖放在她陰唇之外,但不知哪裡纔是實入口。

麗莎伸手握住他的陰莖,引導男孩進入她主動挺起的騷穴。

湯米腰部一沉,陷入一個柔軟的穴裡緊緊的潮濕觸感,讓人愉悅不已,如果沒有在麗莎嘴裡先射過一遍,他可能立刻就要射出來。

麗莎主動挺起腰部,激烈地迎合,動作之大,讓湯米覺得自己是騎在一頭癲狂的野馬上,好幾次都險些給摔下來。

「喔!老天,湯米,我覺得熱的受不了了,我,湯米,干死我這個下流的爛貨。湯米高興的照作了。

麗莎一聲一聲地哼著,穴裡已經非常濕潤,緊緊地裹住湯米。

他順著女孩的動作癲簸著身體,而麗莎的動作越來越狂野不羈。

「喔喔好棒,湯米的小雞雞啊啊啊喔!」她尖叫出聲,高潮緊接而來,握緊的拳頭用力敲著地板,又在喜悅中松開。

湯米再也忍不住,跟著麗莎的動作,享受在漂浮般的快感中。

但現在,快感逐漸湧回身體。

陰囊深處一陣火辣,滾燙的生命種子深深的射進褓母體內,當精液透過陰莖射出,強烈的抽搐,幾乎要讓肌肉痙攣起來。

精疲力盡,湯米倒在已經癱掉的麗莎身上起不了身。

麗莎大口喘著氣,而湯米還沉溺在餘韻中,險些沒有聽到前面大門傳來的卡搭聲。

他喫驚地瞥向壁上時鐘,時間顯示甚至還沒滿八點。

為什麼媽媽會在現在回家!湯米不敢想像,如果媽媽在此時看到他們兩人會有什麼後果。

「我或許很餓,但是那天殺的章魚該被弔死!」一個刺耳的憤怒吼聲,從前廳傳來。

湯米急忙攀爬到衣服邊,但麗莎仍懶洋洋地躺著橫臂遮著眼睛。

她已經什麼東西都聽不到了。

湯米迅速地抓起衣服,但已經來不及了「湯米!麗莎!」媽媽大聲尖叫,「小鬼,你最好對你現在的樣子有個很好的解釋。媽媽的臉因為盛怒而扭曲,顯然,她現在非常生氣。

眼中怒火熾熱燃燒,眼前的景像遠比今天約會承受的羞辱更讓她怒不可抑。

「你這個妓女!」媽媽衝上前去,給了麗莎一巴掌吼道:「我以為我可以信任你,把兒子交給你,天哪,他隻是個八歲男孩啊!你怎麼可以引誘他做這種事。

而你,你這個小笨蛋性是一種很危險的動作,有些事你最好等」然後,她看見了兒子的眼睛。

「等直到你」嘴裡的話瞬間支離破碎。

媽媽的表情一片空白,就像麗莎剛剛那樣的反應。

一個亢長的沉默延續在彼此之間最後,湯米知道,自己也能控制媽媽,就像他控制麗莎一樣。

她已經被自己俘虜了。

「媽咪。湯米的聲音顫抖著。

操縱麗莎是一回事;把她變成一件性玩具,是自己平常就在做的白日夢;但媽媽不同,她是將陪自己走過一生的人啊。

湯米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該對媽媽這麼做,更無法想像,有一天「媽媽不再是媽媽」,那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情形。

可是,看見了媽媽今晚的打扮該死那樣子實在太誘人了。

「嗯!湯米。媽媽無意識地回應道。

「你真的很愛我,對不對?」「是啊,湯米。麗莎看到這幕景像,多少有些驚訝。

她很擔心湯米媽媽會向她的打工負責單位投訴。

雖然看起來很怪,但是她知道湯米已經搞定了。

仔細考慮一會兒,麗莎決定她不能讓湯米媽媽去告訴別人,自己強暴了一個小男孩。

她希望湯米一舉成功。

「媽咪你已經很久沒有性生活,你覺得很空虛,很想要男人,很想讓大大的雞巴來滿足你,塞滿你發浪的小騷穴,對不對?」「湯米,自從你爹地走了以後,媽咪就沒有過」媽媽的聲音越來越低幾乎要睡著了。

「你希望家裡仍然有性行為,你想要我現在就和你作愛。「不,湯米,不對,一個媽媽不可以和親生兒子這麼做,我們是母子,這樣就是亂倫,那是不對的。一面說,媽媽慢慢搖頭拒絕,雖然她的目光已經被湯米鎖住。

「你仍然想要男人,可是別的男人都不行,隻有在自己家裡,隻有你最親近的人纔能撫慰你,媽咪,你要你的親兒子來和你作愛。湯米的聲音加了更強的命令性。

媽媽的瞳孔擴張,開始點頭。

「對,我要你,湯米。

我要你來滿足媽咪。「好主意,媽咪。

當你想到任何我們做的事那些完全是你自己的主意,當你等一下轉過頭去,就會覺得非常饑渴,任何眼前的男人都可以上你,雖然麗莎也在這裡,但你一點都不在乎,知道嗎?」「嗯,麗莎似乎是你的情人。

我不介意她在這裡。媽媽囈語道。

「很好。湯米走到她身邊,慎重地,不敢失去和母親的眼睛接觸,他隔著上身衣衫,踫觸母親的飽滿胸部。

衣衫之下,乳頭已經翹起,在他的手掌下逐漸硬化。

「親兒子的手讓你非常舒服,從來沒有過的舒服,當你等一下移開目光後,還會想要得更多。「喔喔兒子,你讓媽媽」媽媽輕聲呻吟,眼睛仍然與他相對。

「當一切結束,你會忘記今天的事。湯米加重語氣道:「而往後,不論我說什麼,你都會照作,即使我沒有在看你的眼睛,懂嗎?」「懂,嗯嗯」媽媽輕輕擺動身體渴望接觸以兒子的撫摸,而此刻他們正在她私處遊移。

她的呼吸變得更有規律,一種渴求與覺醒的旋律,開始在她體內成長。

湯米將眼光從媽媽身上移開。

媽媽眼睛輕輕閉上,從眼皮的快速跳動,可以想像,欲火正燒灼著她。

湯米開始解開媽媽上衣,尋找一個更好的視野,好好看看他心愛的雪白豐胸。

當他接觸到裸露的皮膚,媽媽的呼吸變得急促。

湯米解開前方的鎖扣,讓胸罩從雙肩斜斜地滑下,飽滿的胸部獲得自由,沉甸甸的重量,讓乳房有些微的松弛。

他一口含住俏立的乳頭,媽媽本能地將兒子抱近一點,完全沉溺在正份感覺中。

「啪!」她的錢包落在地板上一聲清脆聲響。

在身後,麗莎優雅地起立,不敢置信地盯著湯米和他母親。

湯米聽到聲音,轉過頭來,「麗莎,過來這裡。

幫我脫光媽媽的衣服,你也來和我們一起玩。出自心靈深處的聲音驅使,麗莎很快地來到湯米旁邊,開始褪下媽媽的裙子。

媽媽驚訝地睜開眼睛,但當兒子撫摸她的胸部時,眼裡又成了白茫茫一片。

湯米將媽媽上衣從肩頭拉下,滑落地面。

他十分的小心翼翼,在這之前,湯米並沒有真的幫女性脫過胸罩,當然也沒脫過女性內衣。

媽媽站直身子,渴求著兒子的注意,身上僅剩高跟鞋,長襪,與內褲。

湯米微微發著抖,貼近媽媽,他的嘴唇覆蓋住她的,柔軟的潮濕感覺美妙無比。

媽媽熱烈地回應,主動頂起舌頭迎向他的嘴唇、牙齒,湯米從這發現了接吻的樂趣,忙將舌頭與媽媽纏在一起。

不久,他轉過頭來。

「跟我來。湯米抓住媽媽和褓母的手,帶她們進到房間裡。

「躺下,讓我們好好爽一下。「好主意。媽媽笑著回答道。

他的陰莖,已然有過被麗莎服侍的經驗而現在,又回復到最佳狀態。

湯米跨坐在媽媽小腹上,撫弄那凝脂般的胸部,將陰莖夾在其中摩擦。

陰莖在乳房間前後摩擦,沾滿了濕熱的汗珠,充分的得到潤滑。

媽媽的臉斜向前方,順著湯米的挺送,舌頭靈巧地舔著肉棒前端,分毫不失。

柔嫩小舌的接觸,帶來一道道電流,飛快地從男孩腿間竄過,湯米覺得他全身肌肉為之緊繃。

「湯米,親親兒子,射在媽媽臉上,媽媽要她親兒子的精液。在媽媽的浪叫中,他開始射了。

媽媽試著用嘴接住所有的精液,但還是有一些飛濺過下巴,來不及咽進嘴裡。

湯米再一次輕哼起來,又開始磨擦媽媽的乳頭,媽媽則在他的觸踫下輾轉呻吟。

麗莎跪在一旁,腦裡亂成一團,搞不清楚到底自己要做什麼。

「你為什麼不幫媽媽舔乾淨呢麗莎。湯米笑道。

麗莎猶豫一下,然後她彎下腰,開始用舌頭舔著媽媽。

「你很喜歡媽媽,麗莎。

你要盡量想辦法讓媽媽覺得舒服。說完,又轉對媽媽道:「媽媽,你也想要和麗莎玩在一起,你願意盡你所能,幫這個小妓女洩出來。命令一完,媽媽開始回應剛剛麗莎帶來的種種樂趣,她拉過麗莎的鵝蛋臉,將兩瓣紅唇輕柔地貼上。

二個女人以剩餘的精液交互舔舐,又品嘗對方臉上的腥臊味道。

湯米松了一口氣,退到後面觀看。

他坐在一張躺椅上。

媽媽已經自己把內褲脫了,跟著,她側過身子,拉過麗莎躺在她身旁。

麗莎順著媽媽的動作,倒在她懷裡,主動地挺起胸部,兩對豐滿的乳房彼此摩擦,既像彼此較勁,又像是在向一旁的湯米驕傲地展示。

不隻胸部,兩個女人開始交疊雙腿,相互摩擦著身體的每個性感部位,變成一個滾動中的女性集合體。

當她們揪扯著彼此柔嫩的乳頭時譜成了奇妙而悅耳的旋律。

「嗯!嗯!」「啊!啊!」「喔!喔!」聲音一起響起,幾乎分辨不出是誰在呻吟。

結果媽媽首先到達高潮,而那終於證明了誰的叫床聲最大。

她激烈地甩著頭,在高潮的陣陣波浪中,死命地咬緊牙齒。

緊跟著母親之後,褓母也跟著攀到高潮,不顧一切地發出尖叫,長發四散飛揚。

她們揪扯住彼此,在高潮中緊緊相擁。

最後,兩人一結束高潮,癱瘓在彼此的臂彎裡。

湯米為了自己的新本而沾沾自喜,他再也不要手淫了,以後媽媽會服務他所有的要。

哦!不對男孩露齒一笑。

麗莎也將常常被使用到,就像今天這樣,更多、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UT8888|A片網站|TAGS|真愛旅舍|Tokyo-Hot東京熱無修正アダルト動画配信サイト

GMT+8, 2018-11-19 04:33 , Processed in 0.1206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